AG利来国际战“疫”直击⑧:口罩机争夺战:一台50万涨到200万

文章正文
2020-03-14 01:32

若不是公司转产口罩,AG利来国际张艾不会知道,花两万块钱买的一万只医用口罩是“假的”。

接下来的经历,张艾更没有料到:熔喷布从谈好的每吨36万元涨至40万元,口罩机也从每台55万元涨至如今的150-200万元。

新冠肺炎疫情之下,口罩一“罩”难求。

被称为口罩“心脏”的原材料熔喷布,以及口罩机,也卷入了这场“争夺战”。

两万块钱 一万只假口罩

为给员工复工准备口罩,1月27日,浙江某纺织厂的张艾托经营药店的朋友帮忙购买口罩。

两万块钱,一万只一次性医用口罩。

“当时买口罩已经很难了。”自1月20日晚,钟南山接受采访表示“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可以肯定有人传人现象”后,口罩“难买”的程度与日俱增。

收到口罩后,帮忙采购的朋友提醒张艾,“一定打开看看口罩质量怎么样”。

张艾把口罩带到公司,和同事一起进行了检查。接了水,不漏水,看起来也挺厚,“我想这个是药店买的肯定是不错的。”

直到张艾所在的纺织厂转产口罩,“熔喷布”三个字这才出现在她的词典里。

熔喷布,口罩最核心的材料,以聚丙烯为主要原料,具有很好的过滤性、屏蔽性、绝热性和吸油性。

据了解,一般医用口罩有三层,正反面都是医用普通无纺布,中间一层是熔喷无纺布,也是最为关键的一层,可以起到隔绝细菌、飞沫的作用。

张艾再次检查买到的口罩,将其剪开,发现虽然也是三层,但没有熔喷布那一层,“都是普通的无纺布。”口罩送检后,技术人员也如此表示。

“根本没有熔喷布,这种口罩就是害人的”,张艾发朋友圈提醒大家别再被骗。

口罩质量检测业务量骤增 比以往多三至五倍

疫情之下,口罩不仅陷入“难买”境地,频频曝出的假冒伪劣口罩案也引发关注。

为打击整治非法制售口罩等防护产品,2月13日,市场监管总局、公安部、药监局等八部门联合发文,围绕线上和线下,针对各类企业和生产经营主体,严厉查处违法生产销售以及非法回收销售口罩等防护产品行为。

3月12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,市场监管总局介绍,全国共出动执法人员700万人次,检查经营者897.5万户次,查获8066万只问题口罩。

判断口罩真假,专业检测机构必不可少。疫情期间,谱尼测试集团负责口罩检测的检验人员加班加点地赶工,其口罩检测实验室技术经理告诉记者,公司口罩检测业务量比以往多了三到五倍。送检口罩来源包括相关企业、电商平台和市场监管局抽检等。

据介绍,一般的口罩涉及化学、物理和医学生物三个维度,共二十多项检测,医用口罩还包括皮肤致敏、皮肤刺激等毒理实验要求。这些检测关乎着口罩佩戴的安全性和舒适性。

口罩检测实验室。受访者供图

对于颗粒过滤效率和细菌过滤效率两项关键指标,前述技术经理称,检测过的口罩中最好的能达到99%以上,“最差的就不好说了,有些口罩根本没有过滤作用。”在近期超倍量的口罩检测中,不合格产品的占比明显比以往高。

张艾告诉记者,她后来又陆续买了几次口罩,包括医用外科口罩和一次性医用口罩,“送检后发现几乎都不合格,有的过滤效率只有20%左右。”

“很多不合格口罩就是在熔喷布上做文章。”这是张艾转产口罩后才知晓的事情。

熔喷布、口罩机乱局 坐地涨价随意毁约

口罩紧缺,核心原材料熔喷布和口罩机的需求也随之井喷。

人民网记者统计发现,在中央企业电商联盟发起的“物资供需对接平台”上,3月11日晚,前100条“需方”信息里,提到熔喷布的有36家,提到口罩机的有21家,其余的需求还包括无纺布、耳带绳、鼻梁条等原材料。

3月11日,“物资供需对接平台”上,提到熔喷布的有36家,提到口罩机的有21家。

需求影响价格。记者联系河南、浙江、广东等地口罩生产企业了解到,原本价格每吨1万至4万的熔喷布,如今已涨价10倍左右,有些中间商甚至开价43万元一吨。

更让“张艾们”头疼的是“市场混乱”。

工厂决定转产医用口罩后,除了对厂房进行翻新等,进购熔喷布和口罩机成为重中之重。

最初采购熔喷布时,张艾跟对方谈好了买10吨、每吨36万元。到对方工厂取货时,一大批口罩生产商在等货,“对方现场提价,要40万。”而说好了的10吨货,到手也只有1吨。

甚至还会遇到在卖家工厂门口被抢货的情况。不管多晚,张艾都会派人到卖家工厂把货接回来,“就怕交货的时候出问题。”

河南的口罩商陈建一因无法购得熔喷布,半个月前就停产了。

半个月前,他以每吨4万元的价格从郑州市订购了3吨熔喷布,对方要求全款支付,且不签合同。

付完钱,到了该交货的日子,陈建一没有收到熔喷布。

“涨到了30多万一吨。没签合同,我们也没办法,那12万块钱他巴不得退给我。”

除了熔喷布,让口罩生产者心疲力竭的还有口罩机。

“就像赌博。 ”

购买前两台机器时,张艾与厂家约定好交货时间,到了前一天,对方称,被别人抢走了。而口罩机的价格也从一台55万元涨到了如今的150-200万,“他宁可赔偿几万块钱违约金,再把机器卖给那些(出价更高的)人。”

后续寻找口罩机的过程中,张艾和同事经历了各种“骗子”。有的要求先把定金打过去,转口说机器卖掉了,又把定金退了;有的说手上有现货,当提出要去工厂看一看时,对方却没了消息;还有的口罩机根本不合格,买回来修了三四天。

被骗的多了,张艾不再相信那些口头承诺,要求必须“一手交钱一手交货”。

张艾幸运地找到了比较诚信的熔喷布和口罩机生产企业,提高了口罩产能。

停产半个多月的陈建一打算尽快复产,做普通的防尘口罩,因为不需要用到熔喷布。

稳定价格  “国家队”出手

熔喷布和口罩机市场价格的异常波动已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。

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官网上,记者看到,该局于3月5日派出检查组,联合公安部门,对扰乱熔喷布市场价格秩序的违法行为开展专项检查,并于10日公布了第九批目前已查处的哄抬熔喷布价格典型案件。

东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于3月4日发布《关于严禁炒作口罩机市场价格的通告》。通告提出,将加强口罩机市场价格监管,严厉打击口罩机价格炒作行为,保障市场价格稳定。

为缓解口罩和熔喷布产能,“国家队”出手,一边建熔喷布生产线,一边研产口罩,双管齐下。

中国石化分别在燕山石化和仪征化纤紧急投资建设共计16条熔喷布生产线,生产线预计5月底全部投产,将形成30吨/天产能。3月9日,燕山石化第一批熔喷布出厂。

中国石油安排兰州石化和辽阳石化各建2条熔喷布生产线。辽阳石化熔喷无纺布生产项目的土建施工已全面展开,力争在4月份建成并形成1000吨/年产能。

此外,中石油计划建设的21条口罩生产线也已到位14条。预计3月中下旬,日产口罩150万只。

中国化工则研制生产出新材料防护口罩,经检测,关键指标过滤效率达到99.2%。

“目前来看,我们的原材料价格与熔喷布相当,考虑到可重复使用,如果全部投放市场,将对稳定口罩原材料市场价格起到积极的作用。”中国化工集团昊华科技总经理接受采访时表示。

(文中张艾、陈建一为化名)

欢迎提供新闻线索:rmzj@people.cn 

相关报道

战“疫”直击①:保障菜篮子 如何通畅禽肉禽蛋产销?

战“疫”直击②:春耕备耕,如何确保农资到位?

战“疫”直击③:武汉癌症患者:2月最后一天等来希望 

战“疫”直击④:西安孕妇滞留外地:因湖北身份证街道办不让回

战“疫”直击⑤:登机前用药退烧 妨害传染病防治如何量刑?

战“疫”直击⑥:一张复工证明等25天?小微企业直呼伤不起

战“疫”直击⑦:歙县马拉松禁湖北籍报名 律师:侵犯公平参赛权

(责编:席莉莉、赵艳红)

文章评论